时隔三年,重拾孤笔。


【月兄弟】月夜萤火 R18(1)

CP:月岛萤×月岛明光

分级:R18

元素:年下、监禁

预警:强X有,ooc有,病娇有

灵感&碎碎念:一开始是被萤明明可以靠实力和颜值却偏偏要做一个别扭又毒舌的表情包的性格吸引,在看到他和尼酱以前的事后突然感觉有很大的创作空间。最近特别缺灵感,在学妹的建议下想尝试一下暗黑系的监禁文。正好感觉萤如果是年下的话带一点执念和病娇会很适合呢。为了剧情发展需要萤的心结还在,虽然设定是高中毕业但是心境请参考第一季(鞠躬)人物会有ooc,不要大意地提意见吧!同时因为很喜欢月岛萤这个名字,让我想到了《源氏物语》里源氏的弟弟,萤兵部卿宫。宛如萤火微光,看起来文弱的少年,在飞舞着的萤火中睹见玉鬘而陷入相思之中的一幕会被借鉴到文中。尼酱明光这个名字也很适合他兄长的设定。幽幽萤火与明亮日光交织的羁绊。虽然是暗黑系监禁文,但无奈我真的下不了狠心去虐他们,所以还是准备在病态之后安排HE,叙事方式会重拾我比较擅长的带镜头和画面感的凑字数写法(笑),因为选择了微病娇这样的设定所以两人心理活动的描写篇幅会比较长,目测会是一个中长篇。希望最后的效果能够是虐得很甜吧!(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借鉴:紫式部《源氏物语》,周梦蝶《一只萤火虫》

 

默默萤火点,无声犹嘶鸣。何况人相恋,爱火岂能灭。——萤兵部卿宫

 

 

他在说些什么。月岛萤很难将精神集中起来听枕在自己腿上的哥哥闲聊。

高中毕业的暑假,父母去北海道旅游,留下兄弟俩看家。吃过晚饭切了一盘西瓜坐在回廊上乘凉,很微妙的气氛,哥哥一如既往地关心着自己,自己也一如既往地冷淡回应。但是,有什么不一样。可恶,夏天的晚上不管怎样还是让人感觉燥热。院中夏虫不知疲倦地嘶鸣,这家伙还一直不停地说着什么,时不时还带几声傻笑,好烦。似乎烦躁的又不仅仅是心里,身体里也在窜涌着无名火。

“抱歉抱歉,腿麻了吗?我马上起来。”明光察觉到弟弟不自然的表情猜想着应该是被自己枕着发麻了而作势要起来。

“不用,就这样好了。”这家伙为什么要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还是一脸担心的表情。明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明明已经比他还要高了。想到这里又是感觉不爽。月岛萤一把把明光的脑袋按了回去。

“嘶,臭小子,不要把我的头当球这样扣回去好不好?脖子会断掉的。”被突如其来一把按回去的明光多少有些不爽,不禁耍起了小孩子脾气,毛茸茸的脑袋在月岛萤裸露的大腿上胡乱滚动着,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煽风点火的事。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一点星火,便可燎原。

原先胡乱窜涌的火苗被一下牵引到了一个集中的地方。真火大,这家伙,真让人火大。

一边在月岛萤富有弹性的大腿上打滚,一边嘟囔着什么的明光在脸撞到那里的时候,明显是被吓到了而愣愣地僵住了身体。

“所以说,我让你就这样别动的。”月岛萤的声音自上方传来却又十分陌生。刚刚,他撞到的那个硬硬的地方,不会错的,是男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可是,这是什么情况啊?明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除却一开始的震惊,他现在更多的是被月岛萤的反常而弄得不知所措。他不敢动,自上方传来的压迫感好强。他的弟弟在这些年里的变化让他本能地不敢违抗这压倒性的命令。

“萤……你……没事吧?”怎么可能没事,月岛萤阴沉着脸,表情可怕的程度自然不用说。既然已经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就彻彻底底地做些什么吧。这家伙明明这样了还要来关心我?不就是哥哥而已么,不就是兄弟而已么,干嘛要这么温柔,干嘛要这么关心我。讨厌,好讨厌。毁掉吧,这家伙就由我来毁掉吧……

一只萤火虫自院落的草丛中飞起,明明灭灭闪动着的萤火,呼吸一样的频率。名为萤的少年在痛苦中拒绝了救赎,他讨厌温柔和煦的阳光,讨厌自己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对自己生气的那个人,讨厌这隔在他们之间的兄弟关系,讨厌他因为是长男就什么都只会自己默默承受,不愿向自己展现出脆弱一面的可笑责任感,讨厌自己理所当然地成为被保护的一方。

“呜——”明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月岛萤翻身跨坐在了腰际无法起身。抽下明光的腰带连着双手绑在了回廊的柱子上,动作干净利落,眼神不带明显的波澜,冷静得可怕。

“疼!萤,你在干什么?”这样的萤好陌生,他甚至感觉眼前的这个少年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更像一个冷血的杀手,或者其他什么更加恐怖的东西。

一手掐住明光的脖子将他狠狠按在地上,月岛萤俯身压在他的身上。四目相对,鼻尖紧贴,还有一个突兀的硬挺顶在自己的小腹。好烫,萤身上好烫,明光被掐着脖子,呼吸困难,只能扭动起身子想摆脱这束缚。

哥哥在自己的身下挣扎着,无意中碰撞着那硬挺的地方,刺激着月岛萤的神经。白皙的脖颈在自己手中似乎脆弱得像一只玻璃花瓶,只要再用点力就可以支离破碎了,就算自己的手也会被割破也不要紧吧?想到这,月岛萤的手也轻微颤抖起来。

“你可以选择拒绝,然后我就会离开这个家。”月岛萤毫无征兆地松开手,明光不由地如溺水之人一样大口喘着气。但月岛萤刚才的话让他如置冰窟。什么?萤要离开?离开?去哪?

“你在说什么?什么离开?萤,你到底在干什么?能不能别这样开玩笑?”

“玩笑?”月岛萤不禁冷笑出声,表情中带着鄙夷和冷漠。

“哥哥,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被我干,要么把我赶走。我已经成年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这么多年来,你都对我那么小气。不肯让我看你难过的样子,不肯依靠我,永远把我当小孩子,只想着保护我,自作主张,从来不问我的意见。哥哥,你真狡猾。”说着月岛萤又俯下身在明光还微微泛红的脖颈上印上两排牙印。

明光吃痛地闷哼出声。萤以从来没有过的冷淡口吻说着这些话,不是开玩笑,萤说他要离开,永远都不会回来的意思。萤一定很难过,萤一定很需要自己。为什么到头来还是没有保护好他呢?

“我很抱歉。”明光一直僵直的身体在一瞬间瘫软下来,月岛萤不禁也歪头看着他。

“很抱歉一直以来让你这么痛苦。我不会赶你走,如果这就是你想做的,我不会赶你走的。萤,我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你不要走……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要走。”明光的声音听着更像是被夺走了魂魄一般的喃喃自语,他在思考着这一切又感觉大脑里一片空白。被自己的弟弟绑住双手,要被侵犯,明明可以反抗,但是又被威胁着。威胁啊。萤一直都很聪明,他知道自己的软肋,知道自己是个糟糕的哥哥。

现在眼前的萤似乎和幼时的他在眼前重叠。比自己更淡的发色,明亮的琥珀色瞳孔,架着黑框眼镜更添一丝禁欲意味的脸庞。小时候一直是闪闪发亮地看着自己的眼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得不再闪耀,对什么都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萤从什么时候起变了呢?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4 )

© 荩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