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三年,重拾孤笔。


【独普】路德维希·G·贝什米特?R18(中)

前文链接(上)http://jinchen723.lofter.com/post/1e3ee520_d7121e8

下:http://jinchen723.lofter.com/post/1e3ee520_d72a1aa

正文:

回到路德维希的家后,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玄关挂着的斯堪的纳维亚十字。“怎么不是铁十字呢?”基尔伯特有些戏谑地看着自己的弟弟。“铁十字,德国的军人都有,但是这个,只属于条顿骑士。”路德维希领着基尔伯特进入客厅,帮他脱下了淋湿的衣服。“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跪在我面前起誓将生命与荣耀都交付与我,与我共荣耀,共衰亡的骑士。”

坐在宽大的沙发上,路德维希为他擦着头发,动作轻柔,仿佛不是之前在雨中好像要吃掉自己的人。“笨蛋,那个时候我已经是公国了。”“骑士永远都是骑士,Meine Ritter。”这家伙,真是个笨蛋。

“Orden der Brüder vom Deutschen Haus St. Mariens inJerusalem.我只能说我受命于上帝,但是我也知道自己永远无法理解上帝。如果信仰上帝需要天赋,那么我肯定是没有这种天赋的人。但是,阿西,我不后悔,没有这一切的话,也不会有现在的你。”

摸着还是条顿骑士团的时候左肩上的刀伤,基尔伯特半阖着眼坐在沙发上,那是深深砍进肩膀的一刀,是在小亚细亚还是安纳托利亚呢?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无所谓,这一切换来了阿西,他深爱着的弟弟,不仅仅当做弟弟一样爱着的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欧洲的男人——今天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现在的他一丝不挂就像一个刚降生人世的婴儿,反正走的时候也是这样呢,基尔伯特看着弟弟给自己围上一条厚实的毛毯后也在自己面前脱掉了淋湿的衣物,在腰间裹了条浴巾,把两个人的衣物放进了洗衣机里。这家伙肌肉果然还是比自己的多啊。壁炉橘红色的火光将他的原本比路德维希更白嫩的肤色映照成好看的粉红。

自己真的拥有阿西吗?想到这,基尔伯特心里又一阵酸涩。他修长的手指沿着疤痕的纹路由肩膀划至胸口,最后在心脏的位置画了个圈,落寞地垂在了沙发上。虽然口里说的是“阿西”,但他略显疲惫的眼睛并没有看向坐在他对面椅子上的路德维希,额前的刘海遮住眉眼,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烁。头好晕。

“哥哥,”路德维希将滑落到腰间的毛毯重新替他围好,不经意间触碰到基尔伯特的皮肤,似乎体温有点高,不会是发烧了吧?心里这样想着“你好像发烧了,我去拿体温计来。”

“本大爷才不会发烧呢,那太逊了。”基尔伯特有点别扭地嘴硬,但是体温计的一端已经被路德维希送进了嘴里。冰凉的金属压在舌头下,基尔伯特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件事。

那时候路德维希还很小,一场突如其来的重感冒让他手足无措。换成他自己的话无非就是躺床上硬抗,昏天黑地地睡上一觉就好了。因为没有人可以指望,必须自己解决掉这种麻烦的小事。可是面对小小的路德维希,他真的是没辙。“现在立马给我把全普鲁士最好的医生叫过来!”那是基尔伯特唯一一次对自己的上司不敬。撂下电话,他又赶忙回到路德维希的身边。

小家伙面色潮红,呼吸微弱。基尔伯特不停地为他擦拭着额头的细汗,天主教,路德教,条顿的改宗他向来不在意,比起圣殿和善堂,他诞生的时候已经不再是圣战的光荣时代了,比起为上帝而战,他们更多的是在为世俗而战。虔诚的圣徒无法杀戮。但是在那一刻,他已经不知道能再做什么了,他的弟弟不能死,基尔伯特的弟弟不能死,所以,不管是谁,不管是哪个神,如果祈祷有用,都给本大爷治好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医生来了之后,基尔伯特跪在地上已经麻木了。自己只能像懦夫一样祈祷吗?征伐杀戮却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人吗?那一夜实在是太漫长了。

我必须更强,本大爷必须成为你最强的守护者。就是那一夜之后,基尔伯特和自己的上司进行了一次长谈。多年后脾斯麦丞相给他一句话:“比起圣徒,你果然更像德意志的骑士。”

“没想到你还真的会发烧,哥哥你的体质真的弱了好多。”路德维希为他倒了一杯水,将体温计收好后带来了一些退烧药。“是啊,东边的日子可没你这里这么好过,况且我也算是上了年纪的人了。”没想到自己要矫情地吃药。算了,反正也要消失了,没什么好计较的。想到这里,基尔伯特一口吞下了路德维希手里的药,放下杯子,顺势把路德维希拉到了沙发上。

路德维希压在基尔伯特身上,双臂支撑起身体,四目相对,终于可以好好看看哥哥那漂亮的血红色眼睛了。“喂,阿西,你再不做点什么,本大爷只能在消失前把你给贯穿了。”恶劣地咬上路德维希的耳朵,他没时间了,即便要消失,也要狠狠地和路德维希做爱,不然怎么叫东西德合并呢?这个世上恶劣的玩笑已经够多了,他也想报复一下这个无聊的世界啊。

路德维希再也忍耐不住,低头再次和基尔伯特的唇纠缠起来。 

评论 ( 6 )
热度 ( 48 )

© 荩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