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三年,重拾孤笔。


【独普】路德维希·G·贝什米特?R18(上)

 中:http://jinchen723.lofter.com/post/1e3ee520_d712219    

 下: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57790837580925

   CP:德国X普鲁士

    分级:R18

      灵感来自《天使与恶魔》里兰登教授关于自己是否相信上帝的回答。稍作改动以后感觉特别适合条顿骑士团时代的普爷。稍微扩充结合柏林墙就写出了这篇前面有点虐但是实际是个甜!肉!饼!的独普文啊!

      但是并没有很严肃的考据,和历史还是有点出入的,请考据党轻拍,以后写有历史向的文会更严肃哒!

   正文:

柏林墙倒了。

身边一下子围满了一对对流着泪拥抱的人,恋人,朋友,父母和子女,还有兄弟……基尔伯特抬起头,天空灰蒙蒙的,似乎飘着小雨,嗯,一贯的德国天气呢。那些西德人还真是吵,吵死了。视线再落回面前,坍塌的水泥墙另一侧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人,脱去了一直以来的军装,穿着西服的他还是从身姿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军人。这么多年来还是梳着老土的大背头啊。基尔伯特难得只在心里吐槽着。对上他有点淡漠的蓝色眼睛,自己在这家伙眼里是不是很狼狈啊?

跨过一地砖块,基尔伯特又恢复了以往脱线的模式,大喇喇地一只手搭在路德维希的肩膀上,这家伙,好像又长高了。“喂,阿西,本大爷回来了哦!为了庆祝你亲爱的哥哥大人回来,今晚可要好好喝一杯呦!”也为了庆祝,本大爷快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自己不是人类,自己和阿西,是国家啊。柏林墙倒了,东西德合并,德意志统一,从此这个世界上只有德意志,不会再有普鲁士,不会再有东德,分分合合几个世纪的德意志,终于要在这里走向真正的统一了。他创造了阿西,现在阿西就将要代替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过了今晚,自己应该就要一点点变透明,直到阿西永远都看不见自己。这一点,他们都清楚。

除了刚见面时的问候,一路上路德维希都没怎么说话。两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雨越下越大,但是两个人的步调并没有任何加快的意思。应该说点什么来调节一下气氛,沉默可不是他普鲁士的作风。“喂,阿西,别这么扫兴啊!本大爷可不想一直看着你这张寡妇脸。”

路德维希突然停了下来,搞得基尔伯特不得不回头疑惑地看着他。“哥哥,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Danke.”路德维希的表情在雨雾中看得并不真切,但是突然被他拉进怀中俯下身欺上来的一吻基尔伯特却感觉得真真切切。

短暂地失神后,基尔伯特用同样霸道的方式回应着弟弟像要夺走自己的呼吸般的吻。这是男人之间的吻,日耳曼男人的吻,腓特烈,条顿骑士团,神圣罗马帝国,铁十字,普鲁士,脾斯麦……所有和德意志有关的词与名都流淌着这样强硬又霸道的血液,同样的,他们的爱情也这样极具侵略意味。

双方唇齿之间的攻城略地都毫无退让的意思,是吻还是在咬?是谁的呼吸先乱了?是谁的嘴里先渗出甜腥味?基尔伯特已经分不清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他只知道他朝思暮想的弟弟就在自己面前,长达几个世纪以来被自己深埋的那份背德的感情,在自己行将消失前再也无法抑制了。路德维希的味道,沉稳的柏木与琥珀,像小时候一起玩耍过的古老森林的气味。

自己的舌终于还是被路德维希牵引着在口腔里转动。可恶,呼吸都被抢走了,但是,一点也不想停。路德维希抱得很紧,像是要把基尔伯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阿西,你太用力了。”在快缺氧而晕厥前,路德维希终于分开了两个人交缠的嘴唇。“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地想普鲁士被德国吞掉吗?”一贯恶劣的流氓语气,却再也无法让人讨厌起来。雨势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滂沱的雨水冲刷着基尔伯特的眼泪,普鲁士不会流泪,至少没有人能看到他流泪的样子。

他不需要同情也不需要怜悯,强者永远都是孤独的,一个人也可以很开心。路德维希低头附在基尔伯特的耳边恶狠狠地念道“起码,今晚普鲁士会被德国彻底地贯穿。”露骨又直接的话语,基尔伯特太了解自己的弟弟了,久别重逢后,有这一句话就够了。

评论 ( 7 )
热度 ( 70 )

© 荩臣 | Powered by LOFTER